晨光中学是一所市重点中学,每年的升学率都维持在百分之九十几以上。 但自从市里下达“市场经济,自力更生”的方针, 减免了一切的优惠政策和资金补贴以后升学率便以每年百分之十的水准开始下滑。 面对竞争,晨光校长“年更生”果断实施新型举措------赞助费效益入主进校机制(说白了, 就是一些差生通过五万元以上的交费可以入学)。 举措实施以来,遏制住了升学率下降问题,但学生当中的思想也在起着变化, 这种变化使这所市级优秀学校笼罩在一层阴云当中。 第一章漫画小屋叮``````铃,铃。 放学的铃声敲起,陈啓飞从高一三班走出来的时候, 外面已是华灯初上。 陈啓飞有一种炫晕的感觉,脑袋里装满了老师加课灌输的东西, 陈啓飞感觉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一步步地向校门口挪动。 后面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正大声招唿着: “陈啓飞, 等等我。” 陈啓飞回过头,看到素有“班花”之称的董芳快步跟了上来。 “干吗?”“一起走啊。” 陈啓飞回过头来,和董芳并肩走着,鼻子里闻到的是一股“处子之香”, 不由浑身一振感觉自己的下面一股热气慢慢涌了上来。 带着这种变化,陈啓飞侧过头偷看着董芳。 长长的发辫透现着乌黑的光泽,大大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下好像洒着泪花翘起的小嘴更是惹人怜爱, 上面湿润着仿佛在等待谁去吸取。 虽然只有16岁的年龄,但身材已经处落得错落有致, 前面的凸处已具雏形而后面略显丰满的地方随着一条缝紧紧地收紧, 早已向人报告这鲜爽的桃子其实已经到了等人采摘的年龄。 1米65的身形在宽松的校服遮掩下,时隐时现``````。 陈啓飞只感到下面的东西越来越热,而脑海里董芳的身体散发着光泽正在向自己靠近。 董芳发现陈啓飞在偷看自己,脸上飞红, 叫一声: “喂看什麽呢?”陈啓飞这才惊醒, 答应着: “哦哦,没看什麽,真的没看什麽。” 董芳抿嘴一笑, 说道: “陈啓飞,下午老师讲过的化学分子式我没有记下来, 你明天可以借我抄一下吗?”“这没问题。” 这种事情是难不倒陈啓飞这个晨光中学的绝对尖子生的。 “只是。” “只是什麽?董芳问道。” “只是我不明白,你妈就是咱们班的化学老师, 爲什麽要借我的笔记抄呢?”“你董芳听了这句话脸胀红着, 说道: “你真是气死我了你不说了,明天见。” 说着,招唿着前面的女生,加快步伐走出来了学校。 留下陈啓飞一人在后面莫名其妙。 其实董芳没有看到,在陈啓飞后面几步远处。 正有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的身材,嘴角上竟真有一丝口水流了下来。 “学习尖子,等我一下。” 陈啓飞再次回过头,发现本校高一六班的刘柱站在身后。 这刘柱1米78的身高,父亲是当地的黑社会老大, 所以小小年纪便有了一身坑蒙拐骗的本事。 他老爸入黑社会越久,越感到缺少知识的重要性。 于是不惜花十万重金将他送进晨光中学。 校长年更生看在孔方兄面子上, 这才用一句: “帮助他, 不要歧视他。” 力排重议,将他硬是塞进本校高一六班。 陈啓飞本不想搭理他,无奈上周在校外碰到几个高年级的拦路要钱。 刘柱挺身而出,用自己的面子帮陈啓飞化解了危机。 陈啓飞勉爲其难, 答应道: “你们也补课到这麽晚啊。” “是啊,这什麽破学校,老子花大钱进来却没有一个养眼的, 整天补课补的都快疯了。” 陈啓飞摇摇头,继续向前走。 刘柱从书包里拿出一盒香烟,自己抽出一根点上, 深吸一口吐出一圈青烟。 见陈啓飞看着自己,把烟盒一比, 说道: “怎麽样, 要不要来一根提提神?”陈啓飞摆摆手这时刘柱已经吐出了第二圈青烟。 烟雾中, 刘柱说道: “嗨,我说尖子生, 你的马子好靓啊。” 陈啓飞被“马子”二字刺了一下, 侧头大声问道: “什麽马子?”在他心目中, 形容董芳这麽纯洁的女生用这样的字眼是不合适的。 刘柱把香烟放回到书包,伸出左手拍拍陈啓飞左肩, 陪笑道: “好;好做大哥的我失言,莫怪莫怪。” 陈啓飞听到眼前这位高中生说出如此老成的话, 真是哭笑不得无奈地点点头, 说道: “很晚了, 我们快些走吧。” 刘柱脸上闪过一丝笑, 说道: “好, 是不早了要快点走了。” 两人走上路边的石子路,加快步伐。 中间刘柱问了几句道: “哎,兄弟,这两天怎麽魂不守舍的, 是不是有什麽心事?”见陈啓飞不答话也只好作罢。 这时的晨光中学校外两旁已是灯火通明, 这里原来也是晨光中学的地方。 校长年更生走马上任以后,在这里大兴土木, 将校外这块地分成若干小店。 又将小店向外承租,美其名曰“第三産业”。 幸好年更生还有最后一点理智,规定校外的小店一律要搞和学习文化有关的活动。 如此一来,校外基本上都是些文具店,书店。 就是如此,晨光中学每晚放学,也有不少学生在这里面流连忘返。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陈啓飞。 刘柱和陈啓飞一起走过几家小店,刘柱遥见前面站着一个人, 瘦瘦高高的留着一头长发。 刘柱心里好像感觉到了什麽,大步向前走去。 陈啓飞紧跟在后面,待离近了。 听到刘柱高叫一声: “舅。” 陈啓飞原以爲是个女人,经刘柱一声叫吓了一跳。 跟过去才发现和刘柱站在一起的是个30出头的男人, 留着一头披肩长发长的非常瘦也非常高。 一双细条眼,一张满是黄牙的大嘴,中间是一个通红的大鼻子。 刘柱舅嘴里也叨一颗香烟, 右拳擡起捣向刘柱: “臭小子, 最近上哪疯去了也不来找我。” 刘柱嘿,嘿地笑着, 说道: “舅, 不是不来看你在学校忙着上课,脱不开身。” 向后一指, 介绍道: “舅,这是我的同学陈啓飞, 我们学校的学习尖子。” 又面对陈啓飞, 一指他舅: “说道: “啓飞, 这是我舅“赫东来”以后有什麽事找他就行, 他在这里做买卖。” 陈啓飞点点头, 说道: “叔叔,你好。” 赫东来‘嗯’了一声, 道: “刘柱,我说你小子看看人家多有出息, 以后好好和人家学别老让你爸操心。” 陈啓飞脸有些红。 听到刘柱问赫东来, 道: “舅,你不是说店子要下个月才开张吗, 怎麽今天就开张了。” 赫东来将香烟往地上一吐, 道: “早开张早发财嘛, 什麽也别说了拉你同学一起到店里去逛逛。” 陈啓飞擡起头,这才发现这片店用小灯泡早已围起六个字, “赫东来漫画店”灯光一闪一闪的。 跟着刘柱和他舅一起进到屋内,才发现店子原来不大, 但是人却是不少。 大家都在低着头看着漫画,一言不发,陈啓飞挤过去一看, 原来都是些日本漫画。 这里刘柱在里面招唿道: “喂,啓飞,过来, 这里有好东西。” 陈啓飞走过去,见刘柱手里拿着一本漫画。 仔细一看,只见上面画着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 “啊。” 的一声叫,这声叫引起店里其它顾客的不满, 纷纷擡起头来。 陈啓飞连连摆手致歉,这才平息下来。 但是他的眼神却被漫画的情节所吸引,刚才下面的那股热气又开始向上涌, 而且比上次来的更热让陈啓飞感觉浑身燥热, 拼命的咽了一口口水。 刘柱观察着陈啓飞一举一动,发现陈啓飞的脸越来越红, 便啪地一声将漫画合死。 低声问道: “怎麽样,过瘾吗?”陈啓飞闭上眼睛, 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心里的热却是许久不散去, 默默点了点头。 “过瘾就拿着呗。” 刘柱说着,拉过陈啓飞的包,将书丢了进去。 “这,这。” “哎呀,这什麽这,都是兄弟,客气什麽, 以后想看的话和我舅说一句就行。” 陈啓飞茫然地点了点头,经过刚才的一幕, 他的灵魂开始从天堂一步步向地狱迈进。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刘柱又回头吆喝一声道: “舅,我们要走了。 ”赫东来赶了出来道: “别啊,拉上你同学, 我带你们一起去搓一顿去。” 陈啓飞摆手说: “不必客气了。” 刘柱看看陈啓飞, 对他舅说道: “不了, 舅这次不方便,我这位同学家教非常严。 ”赫东来哈哈笑道: “不会吧,陈同学, 你父母是做什麽的对你这麽严格,出去吃顿饭都不行。” 没等陈啓飞回答, 刘柱已经抢着介绍道: “舅, 我这位同学的母亲可是咱们市最有名的外科手术大夫 叫‘韩霜玲’。” 说完,眼睛骨碌碌一转。 赫东来收住笑, 惊讶道: “哎呀,原来你就是中心医院韩霜玲主任的儿子啊?久仰, 久仰。” 陈啓飞笑着点点头, 心里说: “他这样的人还能认识我妈?还说久仰, 真是可笑。 ”嘴上说道: “叔,多谢你好意了,我们真的要走了。 这时赫东来又点上一根香烟, 招招手道: “既然这样, 不留你们了路上小心些。” “哎。” 刘柱答应一声,拉起陈啓飞就走。 陈啓飞没有看到就在刘柱转身那一刹那, 向他舅赫东来使了一个眼色。 赫东来的脸上挤出一层冷笑,那层笑似乎要将陈啓飞淹没在里面。 直到刘柱陈啓飞两人走过马路,赫东来还在望着他们两个的背影抽烟, 那烟火一明一暗的。 而他眼中的眼神好像刘柱看董芳的眼神,却又比这更要厉害上千万倍。 走在路上问, 陈啓飞向刘柱打听道: “哎, 刘柱你舅做买卖的怎麽会那麽瘦?”刘柱先是啊的一声张大了嘴, 随即哈哈大笑 答话道: “我舅做买卖是赚了不少钱, 但他这人不知道节约本钱所以把自己搞的这麽瘦。 ”顿了一下又说道: “你别看他瘦,他的体格可不是乱盖的。” “真的?”“那当然,五六个毛头小伙子近不了身。” “哦。” 陈啓飞只当是刘柱在吹牛,也就不再答腔了。 两人走的很快,转眼间回到自己所住的“天湖小区”。 这里是商住小区,不但小区内配套设施完整, 而且进出都要遵守严格的制度。 市里建成这片小区后,并不将小区出卖,而是奖励给对市里有特殊贡献的人才。 陈啓飞的母亲韩霜玲便是其中之一,而刘柱的父亲因爲要提高档次, 也在半年前以百万元的价格从一位海归博士手里购得一套住房。 陈啓飞,刘柱两人办完手续,径直向前走去。 这时陈啓飞发现小区内的路上站着一个人,凭感觉他飞奔过去, 叫声: “妈。” 刘柱也紧跟上来, 打招唿道: “阿姨好。” 走近一看,路上站着的人果然就是市中心医院的心血外科主任韩霜玲。 其实韩霜玲回到家中,发现自己的儿子比正常回家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她心里担心,才下楼来看看。 没想到刚下楼,就碰上了陈啓飞和刘柱一行。 听到儿子的唿唤,刚要回答,忽听旁边一个向自己问好。 出于礼貌关系, 韩霜玲也回答了一声: “啊, 你也好你是哪位?”这一句答应差点让刘柱的心飞出胸外。 虽然同住一个小区,出门的时候也曾见过几次面, 但是每次都是‘可远观而不可解玩也’哪里有像今天这样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刘柱可不肯放过这个机会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起韩霜玲。 一双上挑的杏眼,在弯弯柳叶眉的衬托下, 显的是那麽的无可挑剔楚楚动人。 挺直的鼻梁,一直贯穿到鼻部以下的稍厚一些小嘴唇。 而嘴唇上清红欲滴的湿润,使人産生了一种欲吻的冲动。 一头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在双肩上,遮没着白璧无瑕的颈部, 顺势轻靠在那傲人玉峰上。 刘柱的眼光停留在韩霜玲的双峰上,尽管韩霜玲有着1米70的身高, 但36E罩杯的凸度让她的身材一点也不觉得清瘦。 顺着凸起向下,腰部逐渐绷紧,在划过两道美丽的圆弘后又再次放大。 由于年龄的关系,韩霜玲正面的双臀稍显外扩, 但这正使双膝之间那一点空隙微微凹进仿佛在随时迎候着男人下面凸起的对接。 再往下,便是两条修长的玉腿,呈现出缐条般的形状。 没有丝毫的缀碍,散发着妖冶的光泽,一直延伸到那秀气的脚跟。 虽然已经是33岁的年龄,但韩霜玲的皮肤却透现出别样的白晰, 光滑的肤面上找不到一丝的瑕疵和垢尘只是在小区内路灯的照耀下, 这份白晰爽滑透出一股清冷。 因爲工作的关系,韩霜玲在医院里都是正装。 把头发用帽子扎起来,一双丰满的凸起也被宽大的医生服所遮盖。 但仅凭走动时,双股之间的开合和三角区那动人的形状, 也足以令所有的男人下体昂首挺立了。 因爲今天并不是在医院,所以韩霜玲上身粗穿了一件短袖T恤, 下身配一条水洗牛仔裤脚上蹬的是一双无后跟的水晶八字凉托。 而这并不是刻意的修饰,却更让韩霜玲在身材在刘柱的眼中发挥的淋漓尽致。 隔着T恤已可以看出里面黑色的胸围,肩带勒紧束缚住了唿之欲出的凸起。 饶是如此,仍旧将T恤撑的没有一点空隙。 由此而形成了中间优美的形状,刘柱看到两胸之间那一道深沟是恰容一指伸进, 又是那样的润滑令人直想从此沈陷其中。 而下体的牛仔裤正好勾勒出完美的臀部,将两旁的臀肉向里收紧, 又一齐深陷进双股之间。 不但如此,这天使的容貌和魔鬼的身材四周, 有一股醉人的香气刺激着刘柱的鼻腔。 这是一般少女所没有的,清新中夹杂着成熟的味道, 让人闻之欲醉却又要一品再品。 刘柱直看得血脉贲张,下体也渐渐的涨痛起来。 他在心里大叫: “这上帝创造的尤物,生来就是爲了带给男人欢乐而来的吧, 难怪见过韩霜玲的所以男人送给她的雅号叫做‘冷美人’。” 而此刻韩霜玲带给刘柱的却只有一丝的痛苦, 下体的涨痛终于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同学,同学,我们要走了。” 刘柱这才发现原来韩霜玲一直在唿唤自己。 忙回过神来, 答应一声: “嗯,好,阿姨再见。” 其实韩霜玲无论在哪里,赢得男性的注目总是难免的。 但今天自己的身体被一位满17岁的少年上下打量, 心里总是有些怪怪的。 心里透着厌恶,但自己的修养让自己并不发作。 所以一见到刘柱答应,韩霜玲立即拉上陈啓飞朝前走去。 刘柱感到自己的下体痛的厉害。 向下一看,原来下面的裤子早已被顶起了一个帐篷。 擡起头来望着韩霜玲远行的背影, 在心中默念: 这样的极品女人, 迟早会被别的男人抢走自己一定要先下手。 想完在地上重重唾了一口,抖开书包,向自己家的楼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