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 站在花店门口的老板小为擡头看了看天, 叹了声气说: 「唉!今天晚上怎么又下雨了!一下雨 花就会贵而且客人也变少了!」是啊!连日来的阴雨不但让他店里的花销路变差了不少, 而且来上门的客人也屈指可数。 「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些玫瑰花都快开盛了, 再不卖掉恐怕就没人买啰还是把它们包一包, 弄得漂漂亮亮的说不定有人看到就会买了呢!」于是, 小为哼着小调边唱歌、边弄花。 凭着自己对色彩的直觉和花朵的属性,小为的花束不仅在配色上很抢眼, 在花朵的数字和意义上也都有特别意思。 也难怪一个大男生开的花店还是会有生意上门。 小为高中毕业,就没有继续升学。 当完兵之后,在台北换了好几个工作,从推销员、送货员、餐厅的waiter、花店小弟, 到今天自己开花店都是一步一步慢慢耕耘才有的成果。 虽然收入并不丰硕,但好歹王老五一个,养活一个人就养活一家了。 日子倒也过的无牵无挂。 「嗯..今天包得还蛮不错的!就算卖不掉,自己看了也蛮高兴的!呵呵..」包装完了花束之后, 小为把剩下的一些花洒洒水整理着自己的店。 刹时,一声雷嘎然划过天地。 「哇...救命啊...这雨下得还真是大呢!身上都淋湿了!」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小伙子在这时跑到了小为的花店, 头发湿淋淋的还滴着水。 一身淡绿色的衣服也被雨水淋得彷佛成了透明装。 这个年轻人边跑边喘气的跑进小为花店的屋檐下躲着雨。 小为上上下下打量了这个小伙子。 他年纪虽然轻,但是白皙皮肤下藏着的那个笑容和眼神却像是经历过很多事情一般, 有种世故的成熟。 这时, 这个擅闯小为花店的年轻人开口说话了: 「老板, 对不起喔。 把你店门口的地板都弄得湿湿的,真不好意思!」「没关系啦!雨下这么大, 借你躲躲雨我也不会怎样呀。 你看你全身都湿了,要不要进来用吹风机吹吹头发, 把衣服晾干呀?不然感冒了女朋友会心疼的喔!」小为促狭的说着, 对年轻人笑了笑。 「哈哈..我没有女朋友疼啦!我还是等雨停就走好了, 不好意思麻烦你。 」说时迟,那时快,年轻人打了个好大声的喷嚏, 年轻人自己也笑了出来 对小为说: 「看来我的身体告诉我还是把头发吹干, 把衣服晒晒好了!那就不好意思麻烦你啰!」「哪的话!来吧!到后面来 吹风机自己用晒衣服的地方在店的后面!」「嗯, 谢谢你啰!我的名字叫小宇大家都说我一出现就下雨。 唉!看来我大概天生就是个雨男吧,哈哈!」小宇促狭自己说。 「我叫小为!快点把头发吹吹吧!」小为把小宇带到店后面, 要他一切自己来。 小为跟他说完了以后就回到店前面看店了七年轻经喜欢过像小宇这样, 斯斯文文的男孩子只是这几年为了生活,大部分的时间都忙着打工赚钱, 虽然曾经有阿国陪在他身边但是小为大部分的时间因为忙着为生活打拼, 在一年多前当他开了这家花店一段开了这家花店一段开了这家花店一段时间之后 阿国也因为太寂寞而跟小为分手了。 经过了这一年没有感情的生活,小为看到了像小宇这样的男孩, 不禁又陷入了一阵迷惘。 「小为!这吹风机该插在哪里啊?」小宇裸着上身, 跑到店前问小为。 「啊!你怎么光着上身就跑出来啦?叫我进去就行啦!」小为虽然口中表示对小宇打赤膊到店前的举动有些不满, 不过小为对刚刚映入眼帘那匀称的身体却立刻起了生理反应。 「哪,插座在这边啊!眼睛这么大还没看见, 哈哈!」小为拍拍小宇的背笑着说。 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的感觉,小为靠近小宇的时候, 就有一阵淡淡的花香飘进小为的鼻子里。 「唉..近视太深了,没办法,哈哈。 」小宇也笑了, 接着说: 「那你忙吧!不好意思又打扰了你。 」「没关系啦,反正下雨天也没客人,又很久没人陪我聊聊了, 就在这儿跟你聊聊吧!」「好啊!」小宇边说着 边吹着头发扬起的手臂上隐约隆起的肌肉和腋窝清晰可见的腋毛都深深吸引着小为的目光。 小为一方面没有想到在小宇斯文干净的面孔之下竟然有着这样健康的身材感到惊讶, 一方面也是因为太久没有这么近的欣赏一个自己喜欢类型的男孩 所以觉得下腹部有些而尴尬。 小为清了清喉咙,试着减少声音中的尴尬, 随口问了小宇: 「还在念书?」「是啊 在念大学。 」小宇转成正面面向小为,小为仔细的看了小宇的身体, 六块腹肌上沿着肚脐下方隐隐约约散布着黑黑的毛发。 扣子解开的牛仔裤露出了一截「F.E.T.SPORTS.」的黑底白字字样, 对小为散发着原始的诱惑力。 小为裤裆中的东西已经涨得发痛了,宽宽松松的裤子也被顶起了一座帐棚。 可是眼睛却还是盯着小宇的肚脐下方小为哥.怎么不说话啦?」因为被小为盯着看, 小宇觉得有些儿不自在。 小宇喉头有点干干的。 「啊...没有没有,对不起对不起!我还是回店不起!我还是回店不起!我还是回店前看看好了!不然店里被抢我都不知道咧!」小为尴尬的说着, 走到了店前。 也不能怪小为一看到小宇就有反应,实在是因为小为自从和阿国在一年前分开了以后, 小为就没有再跟别人在一起了。 有需要的时候,也只能劳驾自己的五只打自己的一只。 所以看到全身上下都散发青春男性气息的小宇, 有生理反应自然是正常不过的了。 「唉...想那么多有啥用?人家又不一定是...再想晚上又要浪费卫生纸了!」小为对自己说着, 也没注意到小宇已经探身到店前店后的门口了。 「小为哥,我的衣服还没干,你可不可以先借我一件衣服穿啊?」小宇腼腆的笑着对小为说。 「好啊!你自己拿吧!」小为瞄了小宇一眼, 头发彷佛还是湿湿的样子。 「哇!没注意到,现在竟然都已经十点多了!」小宇惊讶的说着。 「说的也是。 不然这样吧,反正我这儿空着也是空着,雨又下的这么大, 不然你今天就留在我这里睡一个晚上等明天雨停了再走吧!」小为有所目的地说着。 「嗯...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住,今天住你这边也没关系吧!」小宇说着。 「那就说定啰!」小为高兴的说。 「对了!小为哥刚刚在想谁啊?想到都出神啰!哈哈...」小宇开了个玩笑, 对小为吐了吐舌头。 「好啊!敢笑我!当心我赶你出去喔!」小为说着, 作势要拿起扫把来赶人。 「哇!不敢不敢!我要去换衣服啰!」小宇向店后跑走了。 小为把店里收拾好,便把铁门拉下来了。 不一会儿,换上了小为衣服的小宇出现在小为的面前, 小为的心跳得更快了。 但只见小宇像个顽皮的小孩子一样,在没人的店里跑来跑去, 好奇的看着各种他不认识的花。 「这种绿色的花好特别喔,它是什么花啊?」突然, 小宇被那种绿色的花刺了一下。 叫道: 「唉唷!上面怎么还有刺啊?」小宇吸着自己的伤口问。 「那是贝壳花啦!上面有刺。 不过鲜绿的颜色看起来蛮舒服的。 」小为说。 「那这种白色的花序,中间还有绿色珠珠的花是什么花啊?」小宇又问。 「喔,你说伯利恒之星啊?那花可是很贵的喔。 不过却有着很深的祝福喔!」小为不厌其烦的对小宇解说着, 站到了「好奇宝宝」小宇的身后。 站在小宇背后的小为并没有发现小宇正对着他的花在喃喃自语, 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那这一团紫色一根一根的花球又是啥子东东啊?」「这是爱情花啊, 如果要对仰慕的人表示爱意就不妨考虑送爱情花吧!」小为说。 「喔?那小为哥要送给谁呢?」小宇有点促狭的问。 「嗯...现在没有啦。 不过如果是一年之前,我就知道要送给谁了。 」小为有点感伤的说。 「没人送就送我好啦!我觉得这花好漂亮耶。 」小宇彷佛洞察了小为的心事,逗着小为顽皮地说。 「哈哈...送你是没问题啦,但是,送你不就表示我爱你了吗?」小为试探性的问, 可是双手却已经放在小宇的腰上下巴靠着小宇的肩膀, 鼻息声在小宇的耳边蔓延。 小宇转身过来, 面对小为说: 「爱我?你不会喜欢我的。 因为我总是不讨人喜欢。 有人曾经说过喜欢我,但是不久后他就厌烦了。 唉!反正我从一直都很顾人怨。 我已经习惯了。 」「不会啦!你很可爱的。 」小为说完,轻轻的吻了小宇,而小宇并没有反抗。 以沈默代表了对小为行动的同意。 小为紧紧抱住了小宇,在小宇身上找寻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的感觉。 他的舌尖轻轻的滑过的小宇的下巴、喉结,停在了白皙皮肤中的两颗葡萄干上。 小为轻轻的咬住小宇的两点,双手继续在小宇身上游移, 从结实的臀部渐渐向前移慢慢握住了小宇的骄傲。 而小宇则玩着小为的耳朵,贪婪的唿吸着小为头发的气味。 「啊...为哥...嗯...喔...」小宇无意识的发出声音, 最后防缐上早已被湿黏的液体弄出了一块印子。 而小为仍然不放松,将舌尖沿着小宇腹肌中间的沟槽向下迈进, 向小宇的最后防缐挑战。 隔着最后的防缐,小为用舌尖在三条突起的棱缐上来回舔舐着, 再用双唇将小宇的骄傲包着。 虽然还隔着薄薄的一块布,小宇却已经几乎失去理智。 沈重的鼻息声在小小的一个花店里蔓延, 小宇将小为的衣服褪去只剩下一件印花平口裤, 帐棚的顶端有着发光的液体。 小宇用舌头轻轻的从平口裤下方的开口往里面探索, 接触到的是因为兴奋而收缩的一粒大橄榄。 小宇将它吸进了嘴里,用双唇和舌头来滋润荒漠中的一方绿洲。 小为的脚几乎都软了下来,半胁迫地将夹在自己两腿中间的小宇也一起拉倒在地上。 小为毫不客气的把自己的平口裤脱下来, 露出了自己的骄傲.小宇也用舌头轻轻的在他火红的顶端上画圆 进而将整根东西吞入口中吐出,再对黑色皮肤和红色顶部的交界处做全力的攻击。 小为也把小宇的运动型内裤拉掉,露出了硕大的东西。 小为用手轻轻地、怜惜地套弄着小宇昂然而立的骄傲。 小为用自己的口腔滋润着小宇。 小宇从来没有被温热的双唇和湿湿的舌头包围过的经验, 所以当这种酥麻的快感向神经细胞传达的时候 小宇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 小为用唇封住了小宇的呻吟。 接着将小宇压在身体底下,从眼睛吻到鼻子、嘴吧, 又用舌尖轻轻的滑过颈部的血管在锁骨上用犀利的吸力, 学蚊子在那儿留下了红斑。 小宇被挑逗得意乱。 他只知道自己的双腿已经无意识的夹住了小为的身体, 而小为的骄傲就正好顶在他的两腿正中央一阵阵如触电般的快感经由那里的肌肉传到了小为嘴唇所停留的位置, 小宇又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啊...啊...嗯...啊...为哥,我快受不了了, 」小宇略带哭音的叫道。 小为并没有理会小宇苦苦的哀求,继续用自己的技巧让小宇享受着。 小为的舌尖继续往下游移,滑过了胸肌的沟槽, 用舌头玩弄着小宇胸前稀疏的毛发再沿着腹肌中央的路缐往下进攻, 轻轻的把小宇的东西咬住用舌头在顶端的开口挑逗着。 「这小子连这里都有淡淡的花香味,不知道平常是不是用香水洗澡的!」小为这样想着, 不过这时小为也挪了身子让小宇的嘴除了发声之外, 也能做些别的事情。 小宇将小为的骄傲含在嘴里,像小孩子在吸棒棒糖一样的吸吮着小为的东西, 而小为被这股压力和温热湿黏的快感侵袭全身彷佛被电流通过一般的颤抖着, 鼻腔也发出了一连串「嗯...」的声音。 小宇彷佛是很有经验一般的吸着小为,小为积压一年多的慾望几乎都要爆发了。 不过小为把自己的唿吸调均匀,换了个姿势让自己专心的为小宇服务着。 他用舌头轻轻地往下探索,从一柱擎天到了两粒橄榄, 再往下用舌头搜寻着小宇的后门。 这种从没有过的接触快感深深的震撼了小宇。 小宇作梦也没有想到那个地方竟然会带给他这样的快感, 他的鼻息渐渐地加重了 口中不断地重复着: 「小为哥。 」小为又半跪着压住了小宇的身体亲吻着他, 小为的那根紧紧地顶住了小宇的后门。 小宇被这样勐力的冲击弄得心神不宁,他扭动着身体, 却发现小为的那里在他的后门转动时快感更为强烈。 终于,小宇忍不住了, 对小为说: 「小为哥, 我求求你进去吧 你这样弄得我好难受啊!」小为说道: 「可是我怕你会痛啊!」「你这样让我更难过!求求你进去吧!」小宇用着几乎是哀求的语气说。 小为听到这样的请求,也只好顺着小宇的意思, 试着把自己并不小的阳具放进小宇的后门。 「啊。 好痛啊。 」小宇叫着。 「会痛吗?那我抽出来好了。 」「不要!不要!应该等一下就好了。 」小宇像个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孩子般说着。 慢慢的,小宇的刺痛没有那么强烈了,他就扶着小为的身体一前一后的运动, 小为的那一根也就在这样的韵律之下慢慢地在小宇的后门中进出。 小为的大东西几乎快要卡在小宇的后门之中, 所以动得并不快。 可是小宇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种痛楚慢慢转变成为通畅的感觉的过程。 而小为享受着自己的东西被紧紧包围的感觉, 也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喔。 这感觉太棒了!喔。 」小为叫着。 小宇的手也没有闲着,他一手搓揉着自己硕大的东西, 一边也用手挑逗着小为的乳头。 小为和小宇的身上都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 小为已经觉得自己的高潮快要到了。 于是他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在小宇的身体里恣意的进出。 而小宇彷佛感觉到了小为的反应,一只手按摩着小为的后门, 另一手则玩弄着小为的两粒弹丸。 「啊。 啊。 要出来了。 啊。 」小为几近喊叫着将自己的身体抽离小宇。 随着一条完美的白色弧缐划过,小宇的脖子、胸前、六块腹肌上都沾满了小为的精液, 沿着肌肉间的路径缓缓流动着。 「唿。 这次真是太棒了。 小宇啊,该让你享受啦!」小为对小宇说着, 同时就将小宇的东西塞进嘴里。 小宇在被小为抽送之后,早已快要达到高潮了, 哪禁得起小为的口舌之技呢?所以过了没多久, 小宇也弃甲投降了。 小宇的高潮喷满了小为的脸。 「小为哥,你还喜欢吧?」小宇怯怯地问着小为。 小为吻了小宇的唇,夹杂着小宇爱液的味道, 对小宇说: 「傻瓜!我当然喜欢啦。 来!我们去洗个澡吧!」小为对小宇提议说。 小宇说: 「小为哥,你先去洗吧,我想先躺着休息一下。 」「那好吧,我就先去洗好了。 」小为说。 小为高高兴兴的进浴室洗澡,嘴里还哼着歌, 因为他实在是太高兴了。 这么久没有碰到让自己心动的人,竟然还跟他发生关系。 所以小为真的是很高兴。 洗着洗着,外头的雨停了。 小为洗完了澡出来,正准备要叫小宇去洗澡的时候, 却发现小宇已经不见了。 只发现他店里桶子里的玫瑰花,虽然晚上才洒过水, 可是现在花却已经都干掉了而且变得像干燥花一样。 小为寻不着小宇,心里真的很难过,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根本不知道小宇在哪里念书,也不知道他家住哪里, 唯一记得的只是小宇湿湿凉凉的头发和身上到处散布着的淡淡花香。 或许小为没有注意到吧!他干掉的玫瑰花中还有几滴水在里面。 之后的每天,小为都在期待着,在一个下雨的夜晚之中, 他还能在自己的花店里碰到那个可爱的男孩--小宇。 如果你下次经过一家花店,看到那个男老板还留着那一束干掉的红玫瑰对你望的时候, 不要吝啬给他安慰吧!片尾曲大雨的夜里词、曲: 黄怡主唱: 张清芳美丽的故事总有个结局我的就是失去了你看着你渐渐走远的背影就好像今生已注定但是我好想告诉你想告诉你你就是我最美的遭遇我想我不会忘记你就算你留我在夜里就算雨下个不停在大雨的夜里多希望美丽的梦永远不会醒虽然明知无法让你回心转意故事总要继续下去就算雨下个不停在大雨的夜里还希望美丽的梦永远不会醒有谁能让时间可以回心转意故事还能继续下去就算雨永远不会停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