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公司里要举行各部课的例行会议。 惠理香屏除杂念,把手机放在手袋中。 「哈啊啊嗯………」惠理香拿着笔记用品站起来走向会议室时, 突然不小心的从嘴里发出呻吟。 慌忙的四处张望,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异样。 才放下心来。 刚才被小野寺叫到客用的厕所。 小野寺要她脱掉内裤,惠理香没办法只好遵从。 突然腟腔被塞入巨大的山芋。 剥了皮的山芋湿滑的滑进没有湿度的秘口。 一点抵抗也没有,不──。 因为妹妹被当成人质,惠理香也就不能抵抗。 可是自从那天以来,惠理香每天被小野寺调戏, 在厕所、在顶楼、在接待室等等地方………。 被小野寺的手指和舌头玩弄,有时也用玩具挑逗惠理香。 可是只要她的肉体被逗弄到高涨,小野寺总是在半途鸣金收兵。 虽然惠理香总是羞耻的咬牙切齿,一直在等待反击的机会。 可是长期慢性的欲求不满,只要一被碰。 她就随时有可能爆发了。 「呜……啊……好棒………」硕大的山芋开始进攻着阴部柔软的肉璧, 阴道口被扩张得很大惠理香一点也不觉得痛。 反而呻吟着娇嗔的声音。 惠理香的纤腰大力的扭动,蜜汁不断的分泌出来。 接着小野寺让她穿上特制的皮内裤。 「听好了,今天一整个下午都要塞着这个, 如果你拿下来就知道有什么后果了。 」小野寺这么说完,就命令惠理香回到企划客的桌上。 这个已经是三十分钟以前的事了。 只要惠理香稍微动一下身子而已,身体里就好像插着勃起的肉棒。 越随时间流逝,山芋也愈湿热。 勐烈的搔痒令惠理香苦不堪言。 在附近看不到小野寺的身影。 这家伙又偷懒,不知道熘鞑到哪里去了。 搔痒的感觉愈来愈难耐了。 惠理香虽然想着要再去会议室之前,跑到厕所把它拔出来就好了。 可是如果小野寺出现的话,说不定会确认山芋有没有在里面呢。 惠理香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得听这种男人的话。 「对不起,我来迟了。 」走进会议室的惠理香,突然看到小野寺在对面的座位上。 「为什么你……这个会议是课长以上职级才可以参加的。 」「唉唷、别说的那么强硬啦。 我是受了议长的请托,来辅助新任课长的。 」小野寺根本是在说谎。 他不过是想近观惠理在再会议室里搔痒的姿态。 「宫泽课长请坐。 」惠理香并不想坐在小野寺身旁,她走到小野寺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宫泽、请把这个传过去。 」坐在惠理香旁边的是贩卖促进课的课长。 就在惠理香拿着一份资料走到小野寺身边时。 「哈啊唔………」「怎么了呢?」小野寺故意问着。 会造成这个原因的就是小野寺本人………。 「不!没什么。 」惠理香一付无视小野寺的存在,低头看着资料。 「那么我们开始吧!」营业课长开始说明着销售计画, 及进程目标。 惠理香虽然也一边做着笔记,可是她却没办法静下来。 (啊啊啊……不行……好痒………)「哈啊啊……哈啊啊嗯………」惠理香的唿吸开始凌乱了起来。 「宫泽课长,不舒服吗?」小野寺的声音再会议室里响起, 全部的男人都把视缐集中在惠理香身上。 「没关系,不要紧。 」「那么请宫泽课长来报告一下。 」「不好意思,我这里暂时没什么成果可以报告………」现在的惠理香, 只想快点开完会。 对于小野寺粗野强烈的侵犯感到快乐,理由也不知道何在, 看来自己已失去理性了。 无论是肉体,或是身心上,都彷佛变成另一个人。 这让人不禁怀疑,这个女人究竟是罪犯, 还是奴隶。 大家果然直盯着惠理香看。 一直以来,人们看待惠理香的眼神是赞美的, 可是今天在大家的眼里却是充满着嘲笑和怜悯。 (啊、不要在看了……不要??这一切都不是我愿意的啊……啊??我怎么这么淫荡。 )惠理香心里不断的呐喊!尽管如此, 现在的她只能低着头。 尽量用长发遮掩自己的容貌。 比平常还要拉长大幅时间,每月例行公司部会长会议终于结束。 「因为宫泽课长,可能太过忙于M百货的协商所以有点累, 稍微休息一下比较好真是抱歉。 」小野寺这么说完便深深一鞠躬,一付好像很爱护惠理香的模样。 其他的人野一个接着一个走出会议室,最后只剩下小野寺, 他很快的把门锁上。 「你要做什么?」惠理香吓一跳的说着。 「你坐到桌上,秘口不是很痒吗?」小野寺一付含笑的说道。 「不要啦!这……」「快点到桌上去, 你知道我很固执的再加上不快点清干净的话, 就完蛋了你打算让人看到你搔痒难耐的模样到什么时候?」(……搔痒难耐的模样?)(我真是变态啊, 就算被小野寺命令也不能这样插着山芋出席会议……)惠理香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颤着。 「我也不想这样,我不会在听你的了!」惠理香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在秘部里的山芋,却在此时滑动着。 它飞了出来抵住特制的皮裤,又往更里面插入。 「啊、哈啊啊嗯………」就像肉棒抽送一样, 惠理香苦闷的皱起眉头愉悦之火正不断燃烧………。 惠理香的精神濒临崩溃的境地,无法意识自己身处何地的跌坐在地上。 小野寺把惠理香抱起放在会议室的桌上。 惠理香散发出苹果般粉樱色泽的美丽双唇, 不时断断续续地流露出可爱的娇喘声息。 惠理香的身上满是汗水,连下身都逐渐发热。 她几乎快要窒息了。 然而心底深处却传来一波波甘美的怪异感。 小野寺把惠理香那皮制内裤脱下丢在地板上。 「喂!脚在张开一点。 」「哈啊啊………」小野寺把手放在膝盖上用力扳开, 惠理香的内心产生无尽的绝望。 她的眼框含满了泪水,嘴唇因激动而不断颤抖。 「真是好色的女人,秘口就像是淹大水一样。 」「啊啊、不要………」惠理香想用力把膝盖闭紧, 山芋就像是从土里长出来一样。 「唔哇、什么啊……」小野寺兴奋的说着。 「哈啊啊啊………」惠理香喘着气全身无力。 (啊啊嗯、好痒………)「哇??好柔软的阴部啊!」惠理香觉得自己像个毫无尊严的人形玩偶一般。 但最可耻的是,内裤里的淫处早就湿淋淋了。 「哦……已经湿了……腟孔已经湿成这样了!」巨大的耻辱及快感令惠理香浑身酥软难安。 股沟间所有的器官一览无馀。 惠理香满脸羞愧,雪白的背上布满斗大的汗珠。 在没有反抗馀地的情形下,惠理香拼命忍耐。 (唉!已经不行了……我已经是这个男人的奴隶了………)惠理香的脑子里如此的想着, 可是她却没有一般被虐者的痛苦心态。 雪白的下腹部,露出了长着秘毛的耻丘。 有一股热气微微传到了惠理香的身上,──是小野寺温柔的舌头。 「还要在里面一阵子呢!」「啊啊……小野寺……啊啊啊嗯………」轻轻的, 慢慢的舔着、咬着一阵阵搔痒从洞穴中传来。 此时,惠理香的身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啊啊啊啊……唔呣唔唔………」小野寺更大胆的狎玩着勃起的肉豆。 惠理香的全身僵直,秘孔再度的收缩,快感的波浪一波接着一波的席卷而来。 滑滑的山芋,就快要飞出去的样子。 小野寺用舌头抵住,又完全插进去。 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好几次。 「住手……快住手!啊啊啊啊………」这次小野寺就没有再挡住它, 山芋很快的便用惊人的速度飞了出去。 他含在嘴里咬着,山芋的残渣掉在嘴角。 「适度的咸味会更好吃呢。 」「哈啊啊……不、不要了啦………」惠理香太过耻辱和绝望的掩脸哭泣。 她的双腿还是大剌剌的开着。 惠理香想像着粗硬的肉棒,如果能放进秘穴的话, 该有多好………。 一想到这,淫穴里彷佛又有大量蜜汁,溃堤般的泄出。 她不禁摇晃着身体,扭摆着腰,阴部不断地分泌出蜜汁来。 「你似乎想干起来了呢!」看到小野寺的右手把玩着肉棒, 惠理香的情绪越来越高亢。 似乎自己已经快控制不住了。 「啊啊啊……哪……哪有………」惠理香想要爬起来, 小野寺慌忙把她的腿抱住。 整个肥美的丰臀便被拉到会议桌外。 小野寺手扶着肉棒,用龟头在秘口刺激着。 「啊……嗯………」惠理香的肩膀缩了起来, 喉咙里也发出了甜美的淫声。 整个背部不由得半仰了起来。 随着身体的抽动,充满弹性的乳房也像惊涛骇浪般的晃了起来。 小野寺把勃起的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舔弄着, 双手则爱抚着充满性感的细腰。 惠理香的全身都产生甜美的麻痹感,连子宫也都感觉的到。 她开始喘着气,喘气时乳房还不停起伏, 身体也不停痉挛、颤抖。 随着好几次的弹跳,惠理香的花蕾早就已坚挺又饱满, 并且膨胀了许多。 小野寺的手指挟起惠理香的花蕾。 接下来再度低头舔取花蕾上的蜜汁,惠理香也再度的呻吟起来。 「这么有感觉吗?」「喔……停……停下来啊……快……啊啊………」汗水沾满在惠理香的秀发上, 满脸通红叫着。 「你求我插进去!」「把、把……那……那个……拜托………」小野寺并不理会惠理香说的话, 插入了二根手指头。 阴道又有紧缩的感觉了。 小野寺一边抽送着,另一方面又不断的玩弄惠理香的阴蒂。 「嗯……哇、啊、啊、啊………」惠理香的情绪确实昂扬了起来。 她张眼望着天花板,紧锁着双眉,张着嘴喘着气。 静静的等待高潮的来临。 灼热的阴茎前端在惠理香的秘口间摩擦着。 「啊……啊………」(快点……快点插进去啊………)惠理香更勐力地摇晃腰身, 浑身抖动着。 小野寺一边在那柔软的黏膜上摩擦着,一边不停的搓揉自己的肉棒。 并没有再往深处进攻一步。 感官的刺激使惠理香再也抑制不住。 (啊啊啊嗯、不是……不是那里………)「噢噢、要、要出来了……唔唔唔………」小野寺的唿吸变喘的说着。 肉棒的前端不断的喷出白浊的精液,整个洒在惠理香汗水淋漓的内腿。 「嘿嘿嘿、太棒了!」相对于小野寺满足的大喘着气, 惠理香的唿吸却是凌乱不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