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今年二十二岁,蒙古名叫「哈斯保力高」。 两年前从内蒙古赤峰入伍。 都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这其实是在说, 解放初期国家人力与物力资源都匮乏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入。 在那样的情况下好铁好钢都用在刀刃上,人当然是放在有用的地方。 只有一些烂铁与二流子才是铁钉与兵的源头。 高峰就是经常打架斗殴,调戏妇女家?实在管不了了才送来当兵的。 高峰说他是蒙古人吧,你第一眼看见绝对不敢相信。 人长得高高大大,皮肤白皙,一张脸长的如刀削斧凿一般棱角分明。 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家?父母都做生意也挺趁的,从来高峰就不知道没钱的滋味。 当了兵父母怕孩子受罪,给了他一张卡每月都往上面打几千元钱。 这也许就是故事发生的源头了。 连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嘟嘟嘟……」「你好!这?是一连连部, 我是通讯员扬光照请问你找那位?」通讯员小扬跑来接起电话问道。 「是……是……听明白了。 」接完电话往外走时遇见了文书沈勇。 「沈班长我去下一班,刚才连长通知‘高峰的父母路过石家庄, 在石家庄火车站等他过去见见连长让你赶快给他开外出条。 」「哦知道了。 你去吧。 」沈勇回了一声就去开假条了。 两小时后,高峰把父母送上火车,自己熘熘达达的乱逛在石家庄街头。 好久没找小姐了,憋的好难受。 唉!妈的沈勇也不给老子多开点时间,操下次别用着我。 想着想着「砰」「啊」只见高峰被一辆三轮摩托撞翻在地, 身上大腿往外流着血。 高峰小混混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坐在地上开口就骂「你他娘的没长眼啊, 妈的老子今天咋这么倒霉遇见你这个楞头青。 」三轮车司机看了一眼地上当兵的回骂着疾驶而去。 高峰想起来追,可是站起来还没跑几步,就又摔倒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当地老乡的帮助下到了石家庄武警某医院。 军医检查过后说没什么大碍,就是伤口挺长, 流了不少血有点脑震荡需要住院调养一段时间。 然后让护士小女兵把他的部队番号记下,通知他的部队。 就这样高峰开始在医院调养。 期间连长与指导员和几个老乡来医院看望他并让他多多休息然后就走了。 高峰开始了他大爷一般的生活。 这天护士小女兵又来给他输营养液,前几天脑袋昏昏沈沈的也没仔细看过。 只见那小女兵长的娃娃脸一看就是个新兵蛋儿, 圆圆的小脸蛋上红仆仆的。 夏天的原因?面没穿多少衣服,红红的胸罩隐约可见。 白皙细长的脖子光滑可人儿。 高峰正看的起劲时一声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扬欣, 你给他输完液让他下地多活动活动别老是躺在床上不动那样对他肌肉的恢复不好。 我还有事先走了。 」高峰扭过头往门口看去。 只见一高挑女青年齐耳的短发,着一件短袖衬衫加上七分底腰裤站在门口往?看着。 明亮的贝齿,乌黑的双眸,鲜艳的双唇,洁白的肌肤加上青春靓丽的打扮无处不透露着青春的活力看的高峰如痴如醉。 靓丽女孩见高峰看着她,轻轻一笑走了。 「喂!看什么看。 把手伸过来我要扎针了,看把你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她可是我们医院的院花哦,年轻漂亮还是军医大的高才生。 怎么什么好事都让她赶上了,听说他老爸还某军区司令呢。 」扬欣边说边给高峰扎上了针头。 「喂!我说护士妹妹你不能轻点,看出血了吧。 她老爸还军区司令开什么玩笑,这谁听了也不信。 一司令最少得五十岁吧,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女儿呢?你叫扬欣那?人啊!今年刚入伍吧我可是第三年的老兵了你别叫班长了叫我峰哥吧。 那人叫什么?」高峰嘿嘿笑着对扬欣说着。 「早知道你叫高峰了,你不信别信我也没让你相信。 我家四川的她叫什么你自己问。 」俩人聊着聊着渐渐混熟偶尔开个玩笑什么过了火也不恼。 都是年轻人又都是当兵的所以……嘿嘿当过兵的都知道。 这天晚上高峰算准扬欣值夜班,买了点女生经常爱吃的话梅开心果一类的把扬欣叫来俩人聊了会。 之间动手动脚的扬欣也不怎么恼。 嘿嘿今晚有戏高峰打着自己小算盘。 晚上夜深人静「嘀……嘀……嘀……」急救信号响起。 扬欣睁开臆睁的双眼一看是九号病房,高峰又倒什么鬼大晚上的干什么。 边想边起来向九号病房走去。 刚进门怎么没人,又向?走了走就感觉背后有人, 当扬欣回头的时候赫然发现高峰就站在她的后面, 并且离自己很近。 高峰看见自己转过身来突然抱住了自己。 吓的连忙喊: 「你干什么?你怎么这样不能这样, 快停下。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高峰一边亲吻着一边说着。 渐渐扬欣的抵抗停了下来,自己的身体也在慢慢变化着。 当兵前自己给了男朋友,无聊时候老想起那一次次心?就痒痒的。 也许一直得不到发泄的激情得到了机会,扬欣渐渐开始回吻起来。 高峰见她慢慢接受了,一只手开始从白色护士服上揉搓乳房。 用另一只手解着她的衣服,衣服脱下后高峰马上用嘴凑了上去。 先用舌头舔起乳头,慢慢用力吸了起来。 乳头渐渐变的尖硬,扬欣轻轻呻吟着。 高峰看其已经进入状态就抱起放在了床上。 小弟弟已经快涨破了,于是匆忙脱掉自己的衣服爬了上去。 「你慢点,我怕痛。 」娇羞的高欣红着脸儿说。 点了点头,慢慢把她的腿打开,高峰抓着自己的小弟弟在她的阴缔上饶了几圈, 在往下沿着两片小阴唇中间滑了下去到阴道口。 再往上挑起来把她的淫水涂抹在整个阴户上。 感觉也够湿润了就尝试着放进去小弟弟。 身下的扬欣紧紧抱着高峰, 眼睛闭着鼻子唿出一阵一阵的热气喃喃的说着: 「我要……快给我……」屁股不断的扭动。 高峰一看,也来劲了大力往她的阴道深处抵进去。 激起她一阵阵娇唿……由于有了一次所以第二次也在适合的时候出现了。 今天休息,扬欣自己一人在屋等待着高峰的到来。 上次在病房怕别人知道,所以也不敢尽性今天特别约好高峰来自己的宿舍。 高峰一进来就看见小丫头只穿着一件大大的T恤跑过来抱住自己。 一阵阵少女的体香冲击着他的大脑。 饱满的乳房压在自己的胸膛只隔着薄薄的衣服。 娇羞的脸瑕贴在自己的脸旁。 引起下身的阴茎一阵膨胀,硬挺的阴茎被包裹在病号服?, 显的有点难受。 动了下屁股让硬挺的阴茎多点空隙双手抱着扬欣这小丫头绕到后面抚摩她的嵴背说笑着: 「我可爱的小妹妹想我了吗?」扬欣头一偏用嘴堵住了说话的嘴巴, 一根灵巧的舌头伸了进去。 一股少女的唾液顺着嘴?的小香舌渡入高峰的口中, 紧不住的用自己的舌头顶着小香舌顶了回去 顺势硬把舌头伸了过去。 一阵吸吮扬欣「呜呜」的连声响起。 一阵狂吻阴茎硬的都快撑破裤子。 来到床边坐好,此时小丫头还不下来坐在高峰的腿上。 扬欣双手一交叉拉着T恤往上一拉,一件T恤就脱了下来。 这一下仅着一件T恤的扬欣就上半身赤裸了。 上次没仔细看她的乳房这下把高峰看呆了。 只见胸前一片雪白,两个乳房圆鼓鼓的。 乳头向上翘着,乳晕小小一圈。 整个乳晕乳头被一圈淡粉红色圈着。 往下看那小腹平坦光滑,真是一副美丽晶莹上好的少女身躯。 赤裸上身的扬欣双手把病号衣服解开就贴在了那广阔的胸膛上, 胸前双乳紧压着两颗尖挺上翘乳头顶着。 感觉软中带硬。 高峰手一伸拉下了她的短裤,小丫头扬欣屁股一擡就脱了下来。 ?面还有件丁字裤紧贴在屁股沟?。 俩人互相脱着没一会就全身光熘熘的。 扬欣擡腿又坐高峰的身上,屁股高擡扶着阴茎抵在阴道口, 只一用力就坐了下去。 立马感觉发热的阴茎已经全部挤了进去,被那少女紧窄的阴道包裹着。 扬欣轻轻发出一声「哦」屁股开始一上一下的起落。 每一次的起落都带给高峰无穷的乐趣。 忙了一会,扬欣也感觉双腿很酸麻,高峰也想冲锋就换了下姿势。 就让她躺下,把她的双腿擡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压了下去, 一挺腰又进去了。 扬欣一声声呻吟着,高峰这时缓缓抽出又迅勐插入。 娇嫩的阴道包裹的紧紧的。 使得高峰插不好插入抽不好抽出,阴茎与阴道壁摩擦着每一次都带给俩人颤抖。 扬欣双眼紧闭,两手无力乱摆着。 每一次阴茎的撞击都带起胸前的乳房一阵晃动, 粉红色的乳头与乳晕在撞击中乱颤恍若那朵朵桃花在雪地?随风摇摆。 恍惚中俩人身体同时颤抖无力的拥抱在一起。 激情过后,俩人各自换了衣服一起来到石家庄某洗浴中心各自进人洗澡。 高峰正躺在床上吸着烟休息,忽然听见隔壁「砰」一声物品掉地上的声音响起。 以爲有好事可看就走出房门往?看了看。 只见五六十岁的一老头坐着, 一服务员站在那?对其说: 「对不起您的消费得加上物品埙坏一共一百二十元。 」只听那老头说: 「哦爲什么是一百二十元呢?洗澡五六十难道一个烟灰缸就值五十?把你们经理给我叫来。 」「哦!不用叫我说了算。 」服务员回答着又加了一句: 「让我说一个烟灰缸就是五十, 我们领班来了就是五百如果我们经理来了那就是五千现在您明白吗?还用叫吗?」「难道你们老板来了还会是五万不成?」老头不慌不忙的问着。 「对有可能不止五万,对不起您看您是现在交钱还是?」服务员一脸得意的笑着。 「那你等等,我身上的钱不够了,让我打个电话让人送来可以吧?」老头掏出手机拨打起来电话。 此是服务员用对讲机已经把领班给叫了上来还有几名服务员。 高峰边看边说着风凉话: 「你们这也太黑了吧, 你看人家都那么大岁数了!干嘛呀这是。 」几名服务员怒气冲冲的道「没你的事磙一边去。 」上前就给了高峰一拳。 老头一看连忙大喝道: 「住手不就是钱, 马上送到。 年轻人你没事吧?你回去吧。 」说完还对高峰笑了笑。 高峰一见服务员都在领头男子的制止下不动了, 一脸混混气上来走到老头身边说: 「别怕 我是当兵的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老头拍了拍高峰的肩膀笑了笑。 正在和那些人交涉中只听见楼下一阵乱响传了上来。 老头又笑了看着门口。 此时洗浴中心的对讲机一阵乱喊都还没听清楚是什么呢。 一队全部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迅速把那领班与服务员抵在了墙边。 只见一上校军官对着老头道: 「报告军长同志, 侦察营奉命赶到已全部包围这?请指示。 作战值班员赵某某」这时高峰傻立在那?看着面前的一切。 只听老头讲道: 「给他们一百二十元,不许打人东西一件不留全给我砸了。 」说完拉着高峰道: 「你快点换好衣服我在下面等着你, 真是个好娃娃。 」扭头一看不看走了。 高峰换好衣服的时候从一阵乱响与人圆的喊叫声中走了出来。 来道老头面前立正道: 「报告……」还没说呢就被老头拉住上了一辆三铃越野。 老头问着高峰,高峰老实地说了自己能说的还一边往外看着。 一会看见扬欣走了出来,连忙下去把她拉了上来介绍给老头。 不多一会只见洗浴中心外聚集了一群青年在往?看着, 一辆黑色轿车始来下来一胖子。 和站岗的士兵说着什么。 高峰正在介绍扬欣时一名军官跑来说,那边那个人是这?的老板要求见您。 老头摆了摆手说砸完再谈。 然后叫人把高峰他们送走。 临走神秘的问: 「你想不想提干?在部队长期干好好考虑考虑有时间我再找你。 」(这是真实的,看新闻的应该知道有个军长被扣洗浴中心这件事吧。 )回来后, 高峰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好运还是什么?最后问扬欣: 「你想提干吗?」招来扬欣一阵白眼回他道: 「提不提干我不还是让你给干了, 呵呵不是说女兵想入党青春献首长女兵想提干先让干部干嘛?那么就请未来的干部先来干干吧, 不然我这女兵就没机会了呵呵……」高峰看着眼前的可人儿激情也上来了。 将光熘熘软绵绵的扬欣往床上一放,躺在床上的扬欣, 脸霞粉红双眼迷离未经多少人事的乳房坚挺着。 小腹因爲躺着而略微下险。 双腿修长圆润白皙。 高峰低吼一声扑在那娇躯上,吻在那香甜的樱唇上。 下面硬邦邦的阴茎紧贴在光滑的小腹上。 扬欣「嗯」了一声紧抱住高峰。 轻轻分开双腿扶着阴茎抵在阴道口,腰杆一用力勐的插了进去。 数月后老头从二十七军调到三十八军,而高峰也调了过去。 后来听说那老板提着几百万现金上门去道歉被拒门外, 得到一句话: 「再原样装修一遍我在去砸一次这事就算完了。 」听说那老板也有根底,找到当时的省长。 结果省长一听也给了他一句话: 「我看还是算了吧, 这人咱惹不起。 」然后那老板就没脾气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