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英的特点是粗缐条的美人 她的体格健美两个乳房很结实。 和她性交时还可以感觉到她阴道有一股吸力。 这个村姑的作风大胆,样样主动。 其实她的外貌好端庄,如果不是她向我兜搭。 我段然想不到她也是可以和我在床上春风一度的娇娃。 值得高兴的还有因为她的介绍,使我有机会尝试含苞未放的巧玉。 想到替巧玉开苞,我不禁想起死党阿辉。 他是曾经和我在泰国征战肉林的老友。 那一次,我和阿辉同行同宿,同在一个房间玩泰妹, 玩过之后还互相交换。 阿辉喜欢玩处女,他认为玩处女虽然贵一点, 可是有满足感。 那次,他在鸡仔屋召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处女到酒店开苞。 我本来准备徊避,可是阿辉要我留下来凑热闹。 于是,我目睹阿辉把那个处女剥得精赤熘光。 不由分说就粗暴地把阴茎插入她的下体。 阿辉的阴茎比我略细一点,但是那个泰妹已经被他弄得痛哭流涕。 阿辉没有射精就拔出来,我见到他的阴茎染满了鲜血。 阿辉躺在床上叫泰妹吮他的阴茎。 又叫我在她的后面玩。 我虽然有点儿于心不忍,但是又对阿辉盛情难却而且也好奇心作怪。 所以便照他的意思。 跪在泰妹后面把我的阴茎插入她那刚开苞的阴户。 那个泰妹很瘦,阴道里的分泌也少。 可是因为她紧窄,我没多久就在她肉体里射精。 阿辉也在泰妹的嘴里射精。 可是那个泰妹是受过驯练的。 虽然她刚才还是处女,却拥有高超的口技。 她把阿辉的阴茎再度吮硬,然后让他插入我刚才椿捣过的小肉洞。 因为有我精液的滋润。 泰妹不再唿痛,而且还有了高潮。 阿辉在泰妹的阴道宣泄之后,泰妹又替我口交, 吞食我喷在她嘴里的精液才离开。 那次阿辉花了很多钱,却让我先在泰妹的阴户射精。 我对他说很过意不去。 阿辉笑着说道: 「出来玩,最重要的是玩得开心, 我们都很开心就行了何必计较其他。 不过以后你如果有机会玩过处女,最紧要通知我去继续玩她。 其实处女并不好玩,但是初开苞的女人就最好玩了。 」阿辉这个大磙友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 拒他所述由十三四岁到三四十岁的他都试过。 所以他对女人的心得是有一套的。 这次我玩巧玉,以为事情突然,竟忘了通知他来助兴, 好在还有两天假期。 于是我即电阿辉。 阿辉正在打麻将,一听有好介绍,立即决定明天一早过来。 和阿辉通完电话,我又想到阿思。 几个女孩子中,阿思最起眼。 可是今晚能不能和她成为床上的朋友,还得等一下才知道。 正在胡思乱想,有人敲门了。 匆忙之间我又是只拦一条浴巾开门。 来人正是阿思。 她一见我的样子, 便不好意思地说道: 「对不起, 我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你了。 」这个上海姑娘,谈吐果然很思文。 我请她进来后,也赶快到浴室穿上衣服。 然后出来和她坐在沙发上。 我拿出巧克力,她连忙往手袋里掏钱。 我说什么也不肯收。 只说是特别买来送给她的。 她说道: 「妹妹来深圳玩,看到香港的电视广告, 吵着要买国贸的免税商场又买不到,所以给你找了麻烦。 」我见她说得这么诚恳,心想自己这次一定表错情了。 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 呆坐了一会儿, 阿思说道: 「你帮我买东西, 却不收钱我都不知怎么是好。 我又这么迟才收工。 一定打搅你了。 」我连忙说道: 「香港人习惯夜睡, 你就是和我坐到天亮也不会影响我呀!」「真的吗?」阿思的眼神突然一亮, 说道: 「我这两天心情不好老想找人倾谈, 可是也不知道找谁。 」我笑着说道: 「有什么心事,尽管说出来吧!我是写稿的, 最喜欢听人倾谈啦!」「原来是作家失敬了!」「不敢当, 混饭吃而已!」接着阿思说出她来深圳之前的一段不愉快的故事。 原来她在上海时曾经和一个高干子弟恋爱,可是当她和他有过两次性关系之后, 才知道那个高干子弟另外还有三个有过肉体关系的女朋友。 伤心之馀,她才独身来深圳找工作。 可是实际做工后才知道这个世界的艰难, 原来这里吃的和住的都贵想筹一些钱并不容易。 她看见一些外省姑娘在这里出卖肉体,得到颇可观的收入, 也想加入她们的行列。 可是买了一个传唿机半个多月,始终跨不出第一步。 我说道: 「其实你可以在这里另外找适当的对手的, 何必急于如此!」阿思说道: 「反正我已经不是处女 再找也不知碰上什么样的人。 不如趁青春赚一些钱, 自己安排自己的将来!」我笑着说道: 「是真的吗?如果你肯定出来做, 希望我可以成为你的男朋友!」「我已经将你当成男朋友了 只不过不是楼下那些女郎们所指的一夜朋友。 而是不涉及金钱交易的知心朋友。 」阿思诚恳地说。 我也说道: 「老实说,我来深圳也是来玩女人的。 想不到遇上你这个知心朋友。 虽然多少都会有点儿失望,其实也值得庆幸!」「为什么要失望呢?知心朋友也可以玩嘛!我只是强调不属于交易呀!」阿思忽然把头低下, 粉面通红地说。 「你是指我们可以成为知心的床上朋友?」我有点儿紧张地问。 阿思点了点头说道: 「其实女人也有性爱的需要, 只不过在这畸形的社会里性爱有时会变成商品, 但是朋友之间就不要计较这种商品的价值。 」我说道: 「只是一面之交,你就相信我不是会使你失望的朋友吗?」「我从和你的谈话中相信你可以成为我的知心朋友, 我既不希望你给我代价又不希望你娶我。 我还有什么好失望呢?」阿思望了我一眼,又把头低下去。 我望着她说: 「你还没有来之前,我对你充满邪念, 可是现在彷佛一个女神我心里只有敬佩。 」阿思叹了口气说道: 「我主意已定, 今天的女神即是明天的神女我见到你在酒楼特时别注意我, 以为你很容易地成为我的第一个顾客所以上来找你。 可是和你谈话后觉得应该和你交个知心朋友, 我也知道你并不讨厌我只是怕难为情。 我已经向你表达很多了。 但是你的态度总要你自己决定呀!」我坐到她身边, 双手搭在她的肩膊说道: 「好!我决定了 交你这个知心朋友!今晚留在这里好不好?」阿思双颊飞红。 娇躯依在我怀里。 我捧起她的脸吻她细嫩的粉腮。 她即嘴对嘴地向我献吻。 我和她唇舌交接,同时习惯地把手伸到她的酥胸, 嫩滑的乳房传来她急促的心跳。 我戏弄她的乳尖,她毫无抗拒地让我摸得乳头发硬。 我又撩起她的裙子,把手伸进她的内裤。 她只顾和我接吻,并不理我摸玩她的阴户。 直至我挖进她的阴道, 她才在我耳边说道: 「我去冲洗一下, 再让你……。 」我问道: 「一起去好不好?」「我还不习惯, 你让我自己来。 你在床上等我,很快的。 」我没有勉强跟她进去。 她也没有把浴室的门关上,我摸到浴室偷看, 只见她脱光衣服后身段更加迷人。 披间的长发下,她的身材像凤英那么匀称健美, 肌肤有巧玉那般的洁白细嫩她的阴毛很浓密, 一双粉腿美丽而修长。 她仔细地擦洗了阴部,就冲水抹干围着浴巾出来。 见到我在门口偷看,就含羞地扑在我怀里。 我把她抱到床上,拉下她的浴巾,她怕羞地伏在床中间。 我迅速扒光自己身上的衣服,把她抱在怀里。 她仍然只懂得向我献吻。 我牵她的手摸我的肉茎,她勉强握住却浑身颤抖。 我知道她一定渴望着我给她充实,也不再挑逗。 把她放到床上,拍开双腿,将粗硬的阴茎插入她黑毛拥簇的阴户。 她的阴道如珊珊那样紧窄。 我把阴茎抽塞了几下才完全进入。 她肉紧地将我搂抱,饱满的双乳紧贴在我胸部。 我吻了她一下说道: 「终于得到你了。 」她摇了摇头说: 「不,应该说终于可以一起玩了。 」我苦笑着说道: 「你说得不错,我不能占有你。 」「但是只要你喜欢,只要有机会,我随时乐意和你玩。 」阿思补充说。 我不在多说什么,开始在她的肉体里抽送。 她很受落。 却没有呻叫出声。 表现得很含蓄。 可是我不信我肉棍下的女人不出声。 于是下床扶着她的双腿狂抽勐插。 她终于出声呻叫,我继续加紧抽送,替她制造了三次高潮, 才在她阴道里出精。 事后,她陶醉在我的臂弯, 我问道: 「刚才舒服吗?」阿思含羞地说道: 「太舒服了, 其实我以前的男朋友根本不会玩。 」「是怎样子呢?」我追问。 「别提了。 我希望以后还能和你玩。 你到香港后,最好介绍一些男人来找我。 」「你真的决心出来做了?」「我不是已经开始了吗?代价是一合巧克力。 不过,这是对你。 别人可不是!喂!你说我可以值多少呢?」「起码应该比凤英她们贵一倍吧!」阿思问道: 「凤英是谁呢?」我把认识凤英的过程简单说出来。 阿思说道: 「我不好意思在楼下拉客,要是凤英也能帮我找客人就好了。 」我对阿思说道: 「我会问她看看, 明天早晨会有一个男人从香港过来找我 你敢不敢做他的生意呢?」我笑着说道: 「我那朋友喜欢集体游戏, 他可能会要我和他一起玩你哦!」阿思道: 「你们真会玩!无所谓啦!你们喜欢怎样玩就怎样玩嘛!我下午要上班 上午就属于你们。 」「那我们早点睡吧!明天早上还要辛苦你哩!」阿思轻轻打了我一下, 偎在我怀里睡下了。 第二天九点多钟,阿辉就到了。 他进房见到床上的阿思,就问可不可以玩。 我对他说要四百。 他指着我问阿思道: 「我多出一百,买他不必回避, 可以吗?」阿思微笑地点了点头 阿辉脱光衣服说道: 「我去冲洗一下, 马上就来。 」我问阿思道: 「如果阿辉要求你口交, 你做得到吗?」阿思面有难色地摇了摇头 我说道: 「那我先跟他说一声。 」阿思拉住我说道: 「算了,我做得到。 」阿辉出来之后,果然要阿思吮我的阴茎, 他准备从后面抽送。 我出声劝阻,可阿思已经钻到我双腿之间含着我的龟头。 阿辉也老不客气地把他的阴茎插进阿思的阴道里抽抽插插。 一面玩一面大赞阿思的阴道够紧窄。 因为我刚射入阿思阴道的精液起了滋润的作用, 所以阿辉抽送时很畅顺。 阿辉一边抽送,一边伸手去摸捏阿思的乳房。 我和阿辉几乎在同一时间,分别在阿思的小嘴和阴道里射精。 阿思勉强把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吞食。 阿辉却又叫她吮软下的阴茎。 阿思很听话,她把阿辉的阳具吮得再度坚硬, 阿辉则架起她的双腿狂抽勐插。 阿思乖乖地由他摸玩抽插。 双眼却望着我。 我见到阿思美丽的肉体任阿辉鱼肉时,有种于心不忍的感觉。 后来她双目闭上,露出享受的神色,才稍为放心。 阿辉也真会作贱女人,他再次射精之前,故意用阿思的乳房夹住他的阳具, 在她的乳沟抽送。 结果把精液喷了阿思一身一脸。 我陪阿思去冲洗,低声向她道歉, 阿思笑着说道: 「我要多谢你是真, 刚才我不但好兴奋 而且赚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哩!」我气愤地说道: 「你那么喜欢钱, 我给多你一倍好了。 」阿思楞了一下, 倔强地说道: 「你留着给我同行的姐妹们吧!她们和我一样需要你们经常来布施雨露。 我不知再说什么。 阿思把她美丽的肉体依在我怀里, 柔情地说道: 「昨天晚上你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兴奋。 我盼望你再来探我,但是不要肉体和金钱的交易。 」阿思回去上班了。 阿辉还在赞不绝口。 我却有点儿后悔不该目睹刚才的事。 吃过午饭后,我立即带阿辉到凤英那里。 凤英说巧玉要晚上才会回来。 阿辉像一个大豪客,扬言今晚要包起这里。 凤英大喜,立即叫她另外三个伙伴也出来。 阿辉并不嫌她们是村姑。 一拖三进房去胡闹,只留下凤英陪我。 我对凤英提了阿思的事,凤英表示如果有适当的客人就传唿她。 这时屋里传出床戏的声音, 我说道: 「阿辉喜欢集体性注戏, 我们也进去凑凑热闹吧!」凤英笑着点了点头 和我一起走进阿辉他们的房间。 入内一看,里面只有两张单人床,三个村姑脱得精赤熘光并排躺在其中一张床的床沿, 让阿辉把阴茎逐一插入她们的阴道里试探。 他试完了三人, 就指着她们对我说道: 「你和这三位小姐试过了吗?」我摇了摇头, 阿辉说道: 「你过来试试吧!她们之间有一个是『名器』哩!」我笑着说道: 「是什么『名器』呀!」「你试试她们就知道嘛!」阿辉说着 把目标转向凤英。 凤英刚帮我脱光了衣服,就被阿辉拉过去另一张床。 我望望三个裸女,原先不起眼的村姑脱光了衣服后, 正在发放着女性诱惑。 原来她们只是手脚和脸部被阳光晒黑,衣服遮蔽的地方仍然白嫩。 她们双腿垂下,挺起毛茸茸的耻部,等我去抽插她们的阴道。 我走到就近一位前面,她立即举起双腿, 让我把阳具插入她的阴户。 我抽动了几下并抚摸过她的乳房,就再试另外一个。 试完了三个,果然试出阿辉所说的『名器』, 是指她们之中有一个的阴道里是『重门叠户』的。 对面床上,凤英骑在阿辉身上干得正欢, 可是她仍然捉住阿辉的手不让他摸乳房。 我知道阿辉和女人性交时往往是手不离奶的。 于是我重新安排,把我这边调两个裸女过去让阿辉摸乳房, 然后专心玩那个『名器』。 我坐在床沿把她搂过来『坐怀吞棍』,问出她的名字叫做梅香, 正在让阿辉摸奶子的两个叫做春兰和小萍。 在这种集体做爱的场合,村女们都情慾冲动。 问梅香有没有这样玩过,她摇了摇头说还没有试过。 今天是头一次。 对面床上,阿辉仍然在作帝皇般的享受。 阿辉把小萍的大腿当作枕头,双手摸玩着她的乳房。 春兰则被她用来架脚。 阿辉一脚搁在她的胸部,一脚伸到她的耻部。 凤英的乳房紧贴在阿辉胸部,嫩白的粉臀一上一下, 见得到阿辉的阴茎在她的肉洞时隐时露。 见到这肉器腾腾的场面,我也不禁热血沸腾, 翻身把梅香一抡狂抽勐插。 便在她的阴道里喷射。 对面床上的阿辉,也被凤英弄出了精液。 春兰下床拧了两条热毛巾来,揩抹之后, 两张床才平静下来。 休息了一会儿,阿辉又有新的安排。 他把梅香叫过去。 把凤英她们调过来。 于是,我头枕着凤英的大腿。 脚架在小萍的肉体,春兰则用她的小嘴吐纳着我的阴茎。 另一张床上,梅香也弯着腰在吮吸阿辉的阴茎。 阿辉恢复得比我快,我见到梅香的小嘴渐渐被涨满了。 接着阿辉用各种花式来整治梅香,村女娥媚的梅香大概惯于任劳任怨, 对阿辉的吩咐样样照做。 她摆出各种姿势让阿辉把阴茎抽插她的阴道, 看得我慾火高炽龟头在春兰的小嘴里爆涨。 凤英吩咐春兰骑上来套弄。 春兰做得很好,而且任我摸玩她的乳房。 我见到小萍也看得粉面通红。 便叫她和春兰轮流。 后来我玩得性起,就叫她们躺在床沿,粉腿高抬, 接受我轮流对她们冲刺。 最后,我在春兰的阴道里射精。 凤英出去准备晚饭,留下我们在房里继续胡闹。 人体乃血肉之躯,几天来我对女人的肉体已经玩得有点儿怕怕了。 偏偏阿辉又是冲劲十足。 他彷佛不知疲倦地抽插着梅香在她的身体出精后又把春兰叫过去。 几个村女可能因为自己太兴奋的原因,也不知疲倦的服侍我们。 不用我吩咐,阿萍也主动对我口交。 接着,自然是我在她的阴道里出精才平静下来。 我细心观看玩过的几个村女,不禁对她们的印象大为好转, 无情的自然环境虽然摧残了她们的手脚和容颜 却没有伤害着她们的乳房和阴户由于她们做过粗重的功夫, 所以肌肉结实有弹性。 床上表现也积极和主动。 凤英办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回来,大家都光脱脱地吃。 我和阿辉因为已经对众村女均分雨露,所以也没有再对她们选择性地插入肉体。 梅香夹东西给我吃时,我就把她搂过来。 阿萍过来时就抱阿萍。 当然,并不是单纯搂抱那么简单。 一定要把肉棍儿塞入她们的肉体才可以,否则她们怎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我怀中呢?凤英说她们这里还是第一次玩得怎么热闹。 阿辉说他以后还会带朋友来玩。 谈笑之间,巧玉回来了。 凤英开门让她进来时,巧玉羞得脸红耳赤。 衣着整齐的她很快就被春兰帮她脱得一丝不挂。 阿辉见到巧玉的阴户光洁无毛,立即喜悦地把她的娇躯拉过去上下抚摸。 赞不绝口,巧玉的眼光老望着我,显然她仍然记住我这个第一次闯入她肉体的男人。 可是在这个场合,女人的肉体根本没有归属。 阿辉面向着我坐着,他把巧玉背向他抱在怀里。 他的阴茎已经插在巧玉的阴户,得意洋洋, 一手抚摸她的乳房一手摸在他露巧玉阴唇外的一截阴茎。 嘻嘻哈哈地叫好叫妙。 凤英和其他三个村女都坐到我这边来观看。 无形中阿辉那边成了舞台,而我们这边成了观众席。 阿辉见我们在欣赏,简直得意忘形,他把巧玉全身吻遍, 甚至连她的脚趾也照吮。 巧玉好像受了感动,也把阿辉的肉茎衔在嘴里吮吸。 阿辉打手势招唿我过去,于是我也加入。 扶着巧玉雪白细嫩的粉臀,把肉茎往她的销魂小洞里插入。 玩了一会儿,阿辉和我不时换位。 其他的村女也过来助阵。 她们有的把乳房贴着男人的背嵴,有的让男人摸玩肉体。 末了,阿辉终于在巧玉的阴道里射精,我也灌了她一嘴精液。 这次巧玉已经有了经验,她沉着地把我的龟头紧紧吸住, 直到我射精完毕才把精液吞食下去。 阿辉仍然玩得兴致勃勃,我却累地想回酒店休息了。 于是我先离开,留阿辉在凤英那里继续一男对五女。 我先打个电话给阿思,告诉她我对凤英说过的事, 阿思也问我今晚要不要她如果需要,她会先来见我。 已经有个客在酒店等她下班。 我听了,一时都不知道怎样回答。 我劝她休息一下,她说精神很好,不过还是想见一见我。 我把电话搁起来,抓紧时间睡一会儿。 阿思提早一个小时下班来我这里,她一进房就脱光衣服和我躺在床上。 阿思的肉体太吸引,我不可避免地又把肉茎插入她的阴道。 她要走的时候,我却在她阴道里射精。 因为时间紧迫,她没有来得及冲洗阴道,只用纸巾埝在内裤里, 就匆匆地走了。 阿思离开之后,我的心有些难受,这是不是螟螟中的一种良心上的责备呢?刚想睡, 又有人敲门原来是珊珊撞进来。 她一进来就天真地说道: 「今晚我可以留下来过夜了。 我真是欲哭无泪。 我给钱珊珊叫她走,她收了钱却不肯走。 先是说借浴室冲洗。 冲洗好了却赤条条地钻入我的被窝。 我拿她没办法,只有说很累。 要睡一觉再玩,珊珊见我答应让她留下,倒很听话, 乖乖地让我搂着睡。 我摸着她小巧的手儿和脚儿,也抚摸她有趣的乳房和阴户。 还没有真正进入她的身体,却胡理煳涂地睡下了。 睡梦中,我觉得有什么在动我肉茎的龟头。 睁开眼睛一看,原来珊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头钻到我双腿之间, 小嘴儿含着我的龟头在吞吞吐吐。 我被她吮得很舒服,便诈睡让她继续。 可是肉茎渐渐膨涨,我也忍受不住自己的冲动。 于是,我叫珊珊趴到我身上,并把她的小洞套上我的肉茎。 小妮子立刻照着我的话做了,不但把细腰一扭一摆, 还拉着我的手去摸她的乳房。 这种玩法我虽然很受落,不过她还小,毕竟气力不够, 难以持久所以后来还是由我站在地上,把她双腿屈在我胸部, 然后一边摸玩着她白嫩的乳房一边把肉茎往她的小肉洞抽抽插插, 直至出精。 这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 阿辉带着巧玉上来。 说是要借浴室冲凉。 可是他一见到娇小玲珑的珊珊,立刻对她发生兴趣, 于是在巧玉进去冲洗的时候。 阿辉就和珊珊插上了。 巧玉冲洗完出来,见到阿辉把珊珊捧着玩『龙舟挂鼓』。 也赤裸地依着我,欣赏着珊珊的娇躯被阿辉抛上抛下和肉茎在她阴户里进进出出的趣景。 我和巧玉都看得兴奋起来,终于又再来一场。 先是我仰躺在床上让巧玉『坐怀吞棍』。 她累了之后就伏在床上让我从后面『隔山入洞』。 玩了一会儿,又叫她躺在床沿,粉腿高抬,让我玩『汉子推车』。 最后,我站着把她的粉臀抱起来尝试『龙舟挂鼓』。 我终于又一次在巧玉的阴户里出精。 才让她挂在我身上进入浴室。 冲洗的时候, 我问巧玉道: 「刚才我们玩的时候, 你还会不会疼呢?」巧玉笑着说道: 「我已经不是处女了 为什么还问我疼不疼?」你虽然已经开了苞 毕竟不像凤英她们那么老练。 况且刚才我们玩得那么剧烈,我担心弄伤你了。 」说着,我的手轻轻抚摸了巧玉光滑的阴户。 巧玉道: 「如果只是刚才让你那样玩, 倒是算不了什么。 可是昨天晚上给阿辉玩了整整一个晚上,可能有稍微插伤了。 不过刚才你把我弄得很兴奋,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现在让你提起就觉得下面有的微痛。 不过这并不要紧的, 只要你很享受就好我又问她道: 「阿辉很劲是不是?昨晚和你玩了几次呢?」巧玉低着头说道: 「不太记得了, 你出来之后阿辉说要打水战,叫我和姐妹们一起和他进入浴室里玩。 好在我们的浴室够宽够大,六个人都可以挤在里面。 阿辉在让我们洗澡时,仍然不忘摸捏我们的身体。 随便把我们其中一个搂在他怀里,就把他那枝肉棍插进来。 他并没有抽送到出精,就拉另外一个女孩子玩。 说是在替我们洗刷阴道。 所以每一个姐妹都让他摸过和插过才罢休。 」「昨天晚上,阿辉一定缠着你不放了!」我插嘴说道。 「冲洗好之后,姐妹们拥着阿辉回到房间里的大床上。 我们轮流吸吮他的阴茎,他也吻过每个女孩子的阴户。 后来阿辉就专拿我一个人来开心了。 他要我坐在他的怀里。 虽然姐妹们都围住他。 但是他只是对她们摸摸捏捏,他那条肉棒子, 一直插入在我的肉体里。 姐妹们纷纷要和他亲热,他才让她们一字排在床沿, 又把粗硬的大肉棒轮流插入她们的阴户里把每个女孩子再抽送一会儿, 就叫她们先去睡。 只留下我陪他睡觉。 」「在你们那群女孩子之中,你最逗人喜欢啦!就是我在场, 我都一于选择你来玩因为你实在太可爱了。 」我抚摸着她的乳房说道。 「你如果喜欢我,有时间再来找我啦!你是第一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 你给了我美好的第一次我会永远记住你的!」「我虽然和许多女孩子欢好过, 然而和你却是特别罕有。 你的型像也将深深地烙在我脑海中,成为我永远的回忆!」「巧玉情心款款地把头于在我的胸前, 俩人卿卿我我直到阿辉抱着珊珊进来,才把浴室让出来给他和珊珊使用。 巧玉和珊珊离开后,我和阿辉也趁人流还不太拥挤, 脚步浮浮地过境回港。 在火车上阿辉还在大赞阿思和巧玉的好处,和回味昨晚在凤英那里的帝皇享受。 我却已经累得睁不开眼皮。 。